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 -- 4 

 

 

 

<課文原文>

 

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是佛法可取,不見是凡夫法可捨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

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凡夫法可滅,亦不見佛法而心證知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」



佛告文殊師利:「善哉,善哉!汝能如是善說甚深般若波羅蜜相,是諸菩薩摩訶薩所學法印,乃至聲聞緣覺學無學人,亦當不離是印而修道果。」



佛告文殊師利:「若人得聞是法,不驚不畏者,不從千佛所種諸善根,乃至百千萬億佛所久植德本,乃能於是甚深般若波羅蜜不驚不怖。」



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!我今更說般若波羅蜜義。」



佛言:「便說。」



「世尊!修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法是應住是不應住,亦不見境界可取捨相。何以

故?如諸如來不見一切法境界相故,乃至不見諸佛境界,況取聲聞、緣覺、凡夫境界。不取思議相亦不取不思議相,不見諸法有若干相,自證空法不可思議。如是菩薩摩訶薩,皆已供養無量百千萬億諸佛種諸善根,乃能於是甚深般若波羅蜜不驚不怖。復次,修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縛不見解,而於凡夫乃至三乘不見差別相,是修般若波羅蜜。」

 

 

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已供養幾所諸佛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我及諸佛如幻化相,不見供養及與受者。」

 

 

佛告文殊師利:「汝今可不住佛乘耶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如我思惟,不見一法,云何當得住於佛乘?」

 

 

佛言:「文殊師利!汝不得佛乘乎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如佛乘者,但有名字,非可得亦不可見。我云何得?」

 



佛言:「文殊師利!汝得無礙智乎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我即無礙,云何以無礙而得無閡?」

 

 

佛言:「汝坐道場乎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一切如來不坐道場,我今云何獨坐道場?何以故?現見諸法住實際故。」

 

 

佛言:「云何名實際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身見等是實際。」

 

 

佛言:「云何身見是實際?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言:「身見如相,非實非不實,不來不去,亦身非身,是名實際。」

 

 

 

舍利弗白佛言:「世尊!若於斯義諦了決定,是名菩薩摩訶薩。何以故?得聞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相,心不驚不怖,不沒不悔。」

 

 

彌勒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得聞如是般若波羅蜜,具足法相,是即近於佛坐。何以故?如來現覺此法相故。」

 

 

文殊師利白佛言:「世尊!得聞甚深般若波羅蜜,能不驚不怖,不沒不悔,當知此人即是見佛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✿ 花 菓 分 享 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